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专题专栏 > 廉政建设 > 警示录

一次“拍蝇”纪实

来源:审计署网站
来源: [审计局]    浏览次数:    发布时间: 2018-10-23 字体大小:

近期,D审计局对Y村征地补偿款进行了审计,在审计中,审计人员跟踪每一笔资金去向,查出Y村干部虚增农户补偿面积冒领克扣农户补偿资金的违纪问题线索。

火眼金睛 疑点初现

审计人员实地走访了Y村,尽可能寻访到每一个征地农户,延伸核对账面补偿数额。调查中发现,农户朱某补偿协议标明面积8.49亩,已全部支付补偿款6.62万元,但是细心的审计人员发现,领款单签字与其他领款单笔迹有所不同。

实地调查农户时,朱妻王某反映:他们家实际征收5.6亩,拿到的补偿款是5万元左右。协议书和补偿领款单上“朱某”签名不是本人所签,所盖的私章平常由村干部方某保管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其中隐藏着什么猫腻?审计人员判断这里面一定有问题,决定暂时不打草惊蛇,先从外围收集证据。

审计组详细梳理了Y村6年来涉及征地补偿的支出内容,仔细甄别原始凭证上的签字、章印,将合同签订的补偿亩数、内容等要素制作成表。

经过仔细甄别,审计人员又发现,2012年12月农户杨某领取补偿2.2万元,领款处签名虽为杨某的名字,但笔迹与征地补偿协议上的签名完全不一致。

敲山震虎 初吐实情

审计组决定约谈Y村会计邓某。审计人员让邓某回忆征地补偿款的支付流程、当时具体支出情况。

“村里所有征地补偿款全部结付给老百姓了吗?”审计人员问道。

“给了啊,不给老百姓也不依啊!”

“你肯定全部给了老百姓?如果是这样,请你作出书面承诺,如果与事实不符,你将要承担相应的纪律和法律责任,请实事求是回答。”

面对审计人员递上的纸和笔,邓某久久不肯落笔……

审计人员敲山震虎,晓以利害。在再三政策攻心之下,邓某终于承认:村里在农户杨某的补偿上存在弄虚作假情况。

原来,杨某是外村人,所种土地为原村民王某华的承包地,而王某华夫妇都已病逝,子女在外地成家立业,其原来的承包地被村收回,对外发包给杨某种植。征地时,以杨某的名义签订了征地补偿及青苗补助协议,实际只补偿了杨某青苗补偿不到1万元,其余征地补偿款3万多元从账上套出后,由邓某保管。审计人员进一步追问这笔钱的去处。

邓某面露难色:“唉,记不清了,都用于年底买海货送礼和福利这些支出了。本来有个笔记本,后来笔记本被偷了。”

审计人员转而询问邓某整个事件的决定、执行过程。

邓某回答说,“是村书记王某交代我办的,我制单后由王某直接审批,套取的款项取出后由他自行保管,用于村里不便在账面进行的支出。”

“还有其他的吗?”

“没有了。”

眼看天快黑了,下班时间到了。审计人员只得再次讲明政策和纪律,让邓某回去好好回忆。

欲盖弥彰 各个击破

没过几天,邓某带着一位健壮的中年妇女来到审计组长的办公室。一进门,邓某就主动介绍,来者是农户朱某的妻子王某。王某主要是来向审计组说明,他家的补偿款已全部到位。

面对不速之客,审计组长与审计人员思维高速运转:审计组并没有安排约谈朱妻王某,她怎么就跑过来了?朱妻王某的说法怎么变了,审计人员现场调查时说没拿到,怎么现在又改口了?

盯着表情有点不自然的邓某和一言不发的朱妻王某,审计组决定将邓某与朱妻王某分开,邓某留在接待室,而将朱妻王某带到另一间办公室。

一开始,审计人员先与朱妻王某拉扯起家常。闲谈了一会后,看着不再拘谨的王某,审计人员突然话锋一转:“你家拿了6万多补偿款?”

朱妻王某先是一愣,然后声音立马低了八度:“嗯,全拿了。”神情和声音与刚才聊家常完全不一样了。

“你讲话要负责啊!”审计人员不动声色,“上次入户调查时,你怎么说没全部收到?”

朱妻王某说:“当时我本人拿了4万多元,其余的是我老公拿的。当时我老公拿了没有告诉我。前天邓会计来问这事,我一问我老公,他才说他拿了,并且也签字盖章给了村里了。”

“好,那你把情况说明一下。”

“我不会写。”朱妻王某赶紧回绝审计人员。

“好,那你说我来写。”审计人员将刚才的问答过程再重复了一遍,形成记录后读给朱妻王某听,确认无误后让其签字并按下指印。

“你和你老公感情怎么样?”

面对审计人员看似不着边际的话题,朱妻王某有点懵住了,不知审计人员什么意思。“还好吧,家里都是我当家作主……”

“那你老公拿了17000多块钱,这么大的事,几年了你都不知道,你还说你当家,你这家当得可有点……今天是你主动来说明情况的,你反映的所有情况都记录在案,是要负法律责任的。你前面说没拿到6万,今天又说拿了,前面说只有5亩地,现在拿的钱又是8亩地的钱,相差1万多,这几年时间了,你也没查点。上门调查说没拿到,现在又跑过来说拿到了,你自己想想是不是不对劲?”

没想到审计人员会问这么细,朱妻王某被问住了,不停地说,“这笔账,村里是不欠我的了。”

“到底拿没拿17000块?”“什么时候拿的?”“什么情况下拿的?”……

面对审计人员不停地发问,朱妻王某不停地重复,“反正人家钱给我了,我也不能害人家。”

“既然都给了,那你把给钱的情况具体说说。”

朱妻王某坐立不安,要去找同来的邓某。

“别急,先坐会儿,他那儿完事会来找你的,你先把情况说清楚。”

看审计人员逼问得紧,朱妻王某瞅了一个空当,跑到楼道里,拿出手机,只听她说:“人家又要问具体细节……”打完后,回到办公室,还是那句话,“人家钱给我了,我不能害人家。”话听起来倒有点和审计人员商量的意味。

这时,审计组长听说情况后,把邓某和王某叫到一起,把王某前后矛盾的叙述讲给邓某听。邓某听得满脸涨红,而王某也脸一会红一会白,都一言不发……趁势,组长进一步展开了宣传教育政策攻心。

审计人员再次将朱妻王某带回办公室,让她反映实际情况。

朱妻王某处在极度矛盾中,犹豫不定,如坐针毡……

待朱妻王某稍事稳定后,审计人员打开法律读本,向其宣读关于作假证的法律后果。

“钱什么时候给你的?”

朱妻王某又找借口跑到了卫生间,只听得哗哗的水响。好一会,又听打电话,“人家说的弄不好要判三年……那我就说了。”原来是跟老公商量呢。好不容易等她折腾完毕,才开始述说……

原来,审计调查邓某,让他回去回忆。邓某回去后,和村干部方某一起到朱妻王某家,问她当时是怎么答复审计局的人的。朱妻王某实话实说,然后反过来追问邓某还有1万多元是怎么回事。邓某说,了解下过几天再说。又隔了几天,朱妻王某又打电话给邓某问起这个事,“补偿协议上是6万多,你们怎么只给了4万多?”邓某回答说,还在调查了解。又隔了一天,方某上门来,叫他们夫妻俩一起到其家中,同时在场的有时任村主任冯某夫妇、邓某夫妇八人。邓某把剩下的17300元现金给她,让朱某夫妇在有关部门调查时帮助圆场。

追根挖底 心虚退款

调查到这里,审计组决定约谈时任村主任冯某。

经过前后四次约谈,最终基本弄清了朱妻王某“主动”上门反映情况的原委。原来冯某听说这次审计调查了农户朱某的补偿事项后,心里有鬼,就召集相关人员一起商议,最后决定由冯某将该笔款项先行垫付给朱妻王某,同时安排邓某带朱妻王某来审计局,证明补偿款已结清。

目前,审计组已将Y村干部涉及违纪违法的问题线索依规移送给了市纪委。(江苏省东台市审计局  周常琴)

转载地址:http://www.audit.gov.cn/n6/n1560/c127377/content.html

相关链接

【Top】

推荐给朋友 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访问量:

主办单位:福建省宁德市审计局

地址:宁德市东侨经济技术开发区余复路16号天行商务中心11-13

电话:0593-2822015   邮编:352100

备案号:闽ICP备13003006  网站标识码:3509000004

闽公网安备 35090202000131号